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白日梦我_ 16. 白日梦我-

时间:2021-04-14 18:3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栖见小说白日梦我 16. 白日梦我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这一巴掌清清脆脆, 把沈倦给打懵了。

    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挨揍, 他完全没准备, 这一下力气不小, 他头甚至往旁边偏了偏,发丝跟着唰地扫过来。

    “我操?”他脱口而出。

    沈倦想起平时在教室里,林语惊每次睡着以后被上课铃吵醒,都会皱着眉, 一脸不爽的抬起头,然后至少要发个三五分钟的呆才能缓过神来。

    他突然有点庆幸自己从来没叫过她, 不然估计在教室里睁开眼冲着他就是两巴掌。

    这丫头起床气真是有点大。

    他转过头来。

    林语惊完全呆住了,微张着嘴,就那么看着他。

    沈倦也看着她,黑眸沉沉,看不出情绪。

    五秒钟后,“噗嗤”一声, 林语惊破功。

    她没忍住,开始笑。

    先是憋着的一声, 然后她憋不住了,抱着枕头靠在沙发里笑得前仰后合。

    她刚睡醒,不是平时在教室里趴一会儿那种睡,她把沙发当床睡了很沉的一觉,后面整个人都横过来了, 此时身上的毯子缠在一起, 怀里还抱着抱枕, 眼睛弯起来,亮亮的,头发被压得有点乱,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柔软。

    “对不起,”林语惊笑着说,“对不起,我没反应过来,刚刚你声音太近了。”

    沈倦看得都气笑了。

    这小姑娘胆子是真的肥。

    他靠进沙发里,看着还在鼓着嘴巴忍笑忍得很辛苦的少女,火发都发不出来,有点无奈:“行了,有那么好笑?”

    “没有,不怎么好笑,”林语惊揉了下笑得发酸脸,乖巧地看着他,“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

    “我知道,没生气。”沈倦是真的无奈了。

    警报解除,林语惊清了清嗓子,把身上的毯子拽下来,慢吞吞地叠:“你刚刚那个眼神好恐怖,我以为下一秒你就要打我了,上一个扇你巴掌的人是不是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沈倦抬手,拇指蹭了一下还有点发麻的嘴角:“上一个扇我巴掌的人还没出生,你是第一个。”

    他这个动作做起来有点帅,带着点漫不经心的痞气和性感,很是勾人。

    林语惊看着他眨了眨眼,“啧”了一声,摇了摇头。

    沈倦没注意,站起身来看她把毯子叠好放在一边:“挺晚了,送你?”

    林语惊也站起来,她翻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十点半,她睡了两个多小时。

    这一觉睡得是真沉,她自己都有点意外,她好像挺久没睡这么熟过了。

    “不用了,我家不远。”林语惊随手抓了抓头发,咬着皮筋绑了个辫子,准备重新扎起来。

    沈倦盯着那根黑色的皮筋看了一会儿,移开视线:“附近?”

    “嗯,”林语惊扎好头发,晃了晃脑袋,“旁边。”

    沈倦也没多说什么,送林语惊到门口,小姑娘转过身来,跟他摆了摆手:“同桌,周一见?”

    沈倦靠在黑色铁门前,蒋寒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挂着的小灯串都关了,只留下一盏昏暗的廊灯,给少年的五官打下阴影。35xs

    他唇角弯了弯,很淡笑了一下:“周一见。”-

    这个城市九月初还有蝉鸣,昼夜温差很大,林语惊出来的时候没穿外套,此时没忍住搓了搓胳膊。

    也不是多冷,就是那种潮湿的,裹着凉气的冷意让人忍不住牙齿都想打颤。

    路过7-11,她进去买了点零食,这次关东煮倒是剩很多,不过她晚上吃太饱,就没再买,只从收银台抽了条泡泡糖,蓝莓味儿的,付了钱拆开塞进嘴巴里。

    回去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家里依旧没人,林语惊上了楼,刚准备回房间,隔壁房间门打开了。

    她愣了愣,刚想打招呼,傅明修已经面无表情的转身走了。

    林语惊也转身,开了门准备进屋,傅明修忽然开口道:“你以后能不能安静点儿?”

    林语惊转过头来,傅明修站在楼梯口,皱着眉看着她:“几点了?你不睡别人不睡?你这么晚回来吵得我很烦。”

    “……”

    林语惊差点笑了,他家这个隔音把卧室门一关,她在门口破口大骂他傻逼他可能都听不到,她上楼的声音能有多大。

    这么蹩脚的找茬,就差脸上写满“我就是在找你不痛快来啊来啊跟我吵架啊”,林语惊肯定不会跟他吵,她很懂事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明天给你买个耳塞吧。”

    “……”

    傅明修:“什么?”

    林语惊瞥了他一眼:“你不是嫌吵吗,这么好的隔音都不管用,那再配个耳塞吧。”

    傅明修转过身来,往前走了两步,低头看着她,表情阴沉:“林语惊,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样的,是半夜回家还是夜不归宿,你既然来了我家,现在是我“妹妹”,就给我收敛点儿,不然我不会惯着你。”

    林语惊垂手站在那里,看着乖乖的,抬手,把手里一袋子的零食冲他晃了晃。

    傅明修皱起眉:“干什么?”

    “吃的,”林语惊说,“我肚子饿,出去买点零食。”

    傅明修“嗤”地一声:“冰箱里没有?没吃的还是没喝的了?”

    “有,有很多,”林语惊看着他,平静地说,“但是我不知道那些都是谁的,我不想第二天被人在背后说这林小姐还真不是个好玩意儿,半夜偷偷的就随便乱动东西,也不问是谁的。”

    她懒懒抬了抬眼:“或者被人拉过来当面质问为什么不说一声就吃他的东西,你可能不懂,但寄人篱下,我得注意。”

    傅明修愣在原地,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林语惊冲他甜甜地笑了一下,咬着泡泡糖吹了个泡泡,一股蓝莓味儿:“我回房间了,晚安哥哥。”-

    周末过得很快,林语惊和傅明修在周六半夜十一点在房间门口进行了一段不怎么太愉悦的对话以后没再说过话,虽然每次吃饭的时候这人都会偷偷瞥她两眼,不过大概是碍于有张姨和佣人在,他也没说话。35xs

    林语惊就当做看不见,吃完饭就撤,半个多余眼神都没有。

    周一一早,她下楼的时候傅明修已经在楼下了,两人吃过早餐,林语惊出门,傅明修也跟着出去。

    老李果然没在,林语惊站在门口,看了傅明修一眼。

    男人冷着脸,没说话,走了。

    “……”

    林语惊是真的不想跟他一般见识,也不明白这个比她大了好几岁的大二学生为什么这么幼稚。

    她翻了个白眼,穿过花园出了院门,推开大门往前走。

    走到一半,身后忽然有人按了按车喇叭,傅明修开着车停在她旁边,皱着眉,是他惯常的表情:“不是说了今天跟我走吗?”

    “你不是先走了吗?”

    “我去开车过来,”傅明修不爽极了,“你在跟谁发脾气?”

    “……”

    “我真没,”林语惊叹了口气,“我以为你临时改变主意了不想送我了。”

    傅明修冷哼了一声:“上车。”

    林语惊认命地,乖乖地爬进去。

    她本来以为两个人又会发展出一段唇枪舌战。

    结果并没有,前面这人很安静,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就是皱着的眉始终没松开。

    半个小时后,车子开到八中前一条街,林语惊拍了拍副驾的座位:“就到这儿吧,我自己走过去就行了,不然还要绕。”

    傅明修看了她一眼,把车子停在路边,顿了顿,很大声的咳嗽了两声:“哎。”

    林语惊刚开了车门,回过头来,疑问地看着他。

    “冰箱里的东西,”傅明修看了她一眼,转过头去,“都可以吃,没那么多讲究。”

    林语惊愣住了。

    傅明修非常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瞪着她:“行了,赶紧下去,你看没看见前面堵成什么样了?我不用赶时间去学校?”-

    直到进了教室,林语惊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傅明修这个人的性格其实很容易摸透,有钱人家小孩的臭脾气,骄傲,自我,觉得自己全世界第一牛逼,自己是宇宙的宠儿,身边所有的东西都是他的。

    所以林语惊的到来,让他觉得烦躁,让他有危机感,他的家庭,他所拥有的东西,可能以后都要分给另一个人一半。

    就像张姨说的,林语惊是来占家产的,抢那些本来只属于傅明修的东西。

    他讨厌她,林语惊觉得挺正常,虽然他家的钱她也不怎么稀罕,她自己又不是没钱。

    她本来是这么以为的,但是今天她又忽然觉得,这个人和她的分析好像也有不太一样的地方。

    林语惊梦游似的进了教室,旁边一如既往没人,沈倦一般都要等到第二第三节课的时候才会来。

    坐在后面的李林看见她来就像看见了生命之光一样,眼睛都亮了:“惊儿,物理作业写了吗?”

    林语惊“啊”了一声,从书包里抽出物理卷子递给他,顺便问了一句:“数学要吗?”

    “要要要,”李林接过来,感动得快要涕泗横流了,奋笔疾书头也不抬:“我真太他妈感动了,毕生的幸运都用来遇见你这么体贴的前桌,你是我的衣食父母,是我的生命之光。”

    李林在沈倦不在的时候还是很能说的,那个嘴就像榨汁儿机一样能榨出无穷无尽的骚话来,只要沈倦一来,马上断电。

    李林补作业,林语惊侧着头有一搭没一搭和他聊天,多数时候是听着李林说,李林喝了口菊花茶:“真的,我就服你了,你能这么无所畏惧的面对杀人不眨眼的校霸,这份勇气和胆识让我等凡人非常佩服。”

    林语惊撑着脑袋,想起少年被扇了一巴掌以后的表情。

    懵逼,茫然,震惊,难以置信揉在一起,总之非常复杂,复杂到他都忘了生气了。

    林语惊本来都觉得自己可能小命要交代在那里了。

    校霸被人扇了一巴掌,还是个女的,这要是传出去社会哥还用不用在社会上混了。

    林语惊决定找个时间请沈倦吃个中饭,郑重地表达一下自己的歉意。

    结果她没等到人,一直到中午午休放学,沈倦都没来。

    林语惊吃完饭回来,咬着瓶甜牛奶往学校走,刚走到校门口,一个人影飞奔着跑过来。

    一猛子扎进她怀里。

    林语惊手里的牛奶差点被撞掉了,后退了两步,看见小棉花糖焦急的看着她,表情看起来快要哭了:“别,别。”

    她的校服皱皱巴巴的,头发也乱乱的,衣服上和头发上都有很多粉笔灰,彩色的,各种颜色都有,面积很大,很显眼,一看就是被人故意涂上去的,眼角还有一块青紫,像是撞到了哪里。

    旁边很多学生都看着她。

    林语惊表情冷下来:“谁弄的,上次那个红绳?”

    小棉花糖不说话,只摇头,眼睛红红的:“她们,找,找你,就在你楼下,你……你先别回去。”

    林语惊笑了:“找我?那挺好的,省得我找人。”

    她说着就往教学楼那边走,小棉花糖扯着她,她开始哭起来,声音一哽一哽的,浑身都在发抖,:“是我的事情,你别去,她们好,好多人,找了人……你别,别去……”

    林语惊停下来看着她。

    她差不多有一六八,小棉花糖很矮,又瘦又单薄,比她矮了一个头,她垂下头,看见女孩颤抖着的肩膀和乱糟糟的发顶。

    林语惊叹了口气,抬手帮她整理了一下衣领:“虽然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是我很喜欢你。”

    小棉花糖抬起头来,脸上全是眼泪,鼻子哭得红红的,看起来狼狈极了。

    林语惊微微俯下身去,在她乱糟糟的脑袋上拍了拍,轻声说:“我喜欢的人没人能欺负。”

    林语惊扯着小棉花糖往高二教学楼走,远远就看见了楼底站着一群人,小棉花糖跟她说那红绳叫李诗琪,此时人正站在最中间,正跟旁边的一个男生说话。

    林语惊大概扫了一眼,四五个女生,一个男生,离得太远看不清长相,只能看见很高,很壮。

    她们不知道林语惊是哪个班的,小棉花糖肯定不肯说,干脆就直接在教学楼楼下等着她,虽然林语惊也不明白这隔了快半个星期的破事儿为什么不能当时直接解决,非得周一来找她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周一有升旗仪式吗?显得更有仪式感?

    李诗琪也看见她了,一群人站直了身,其中一个膀大腰圆的男的,身上随便披了件校服,一看就不是八中的。

    林语惊走过去,一看清那个男的就笑了。

    她觉得挺神奇的,她在这地方见过的人一共就那么几个,还总有那么几个能碰见。

    腱子哥。

    7-11门口那个腱子哥。

    7-11门口那个被沈倦两拳砸出胃酸来的腱子哥。

    这也是一种缘分。

    腱子哥应该没认出她来,毕竟那天她只是个背景板,这人估计都被沈倦砸懵了,别人都没注意,因为他的表情还是很屌。

    林语惊转向旁边的李诗琪:“小姐姐,什么意思?”

    李诗琪抱着臂看着她:“没别的意思,我哥今天没什么事儿,我带他来跟你打个招呼,”她凑近了看着她,“你跪下给我道个歉,打我那一下让我还回来,咱们就只是打个招呼。”

    “……”

    林语惊又开始怀疑八中升学率的真实性了,想问问这个还当自己是初中二年级的社会少女:你是怎么考上高中的?

    她舔了舔嘴唇,笑了一下,说:“这样吧,这个事儿我觉得不算大事儿,我有几个解决方法,你听听看,看看行不行。”

    她声音很软,带着笑,完全没有了那天在米粉店里嚣张的戾气,李诗琪也笑了,趾高气扬看着她,表情很得意。

    午休操场上人很多,旁边的人都在往这边看,林语惊掰着手指头,拇指竖起来:“一,我揍你一顿,你叫我一声爸爸,然后给我朋友道歉。”

    食指竖起来:“二,我不揍你,你自己自觉一点,叫我一声爸爸,然后给我朋友道歉。”

    林语惊心平气和地看着她,非常民主地征求她的意见:“我这边儿目前就这两个解决方案,你要是有其它的我们可以交涉,但是必须满足后两个条件。”

    红绳估计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好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她长得挺好看的,应该是学舞蹈之类的,属于那种有点气质的时髦少女。

    此时时髦少女的表情非常扭曲,看起来像是恨不得立刻把她给扒了:“你还真是贱得慌,你爱好是挨打?”

    林语惊歪着头笑了:“我从来不挨打,”她眼睛弯弯的,笑得柔和又讨喜,“我爱好别人叫我爸爸。”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