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神医魔后_ 第498章 你姓什么我不知道-

时间:2021-04-14 14:3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杨十六小说神医魔后 第498章 你姓什么我不知道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夜景盛当然怕,他已经得到消息,说长公主府里全都是秋胡余孽,是夜四小姐发现的。现在长公主及其府邸中所有人都被官府扣押了,夜四小姐在此事中当居首功。

    可是去他妈的首功,长公主根本不可能会被问罪。先帝在世时就明确地说过他对不起这个女儿,所以要尽一切能力去补偿她,就算她做错了什么,也都会原谅她。

    所以夜温言这是折腾什么呢?这么做除了让长公主更加记恨,还能起什么作用?

    夜景盛真是气得不行,想再执家法,可在夜温言面前他也讨不到好处。鞭子挥也挥不起来,还眼瞅着家法鞭成为了夜温言的武器,就要往他身上抽。

    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常雪乔和夜无双在后面扶了他一把,就听夜无双说:“父亲,不怪四妹妹,都是我不好,在公主府就惹了她生气。四妹妹是性情中人,长公主欺压大伯,她肯定是要翻脸的,我却还一门心思劝她不要跟长公主做对,肯定是惹她不快,所以她不管我自己回来也是应该的。父亲别生气了,你有气就往无双身上出,无双都替四妹妹受了。”

    常雪乔赶紧把话接过来:“你这娇弱的身子如何受得了家法?盛哥,我替孩子们受了,我如今也是家中夫人,总不能只占着个夫人位置却一点力都不为家里出。孩子们的事就是我的事,今日这事我受了,盛哥你处罚我就好,饶了四小姐,也别打无双。”

    常雪乔说着就跪了下来,还对夜温言道:“四小姐快回去吧,穆姐姐一直等着你呢!放心,你二叔这边有我在,他不会再为难你,快去看看你娘亲吧!”

    夜景盛闻听此言好一阵心疼,赶紧把常雪乔给扶了起来,“你有身孕在,不要跪着,快起来。我怎么会责罚你和无双,你们两个有什么错?错的是那个不知好歹的丫头,她打从生下来就开始招灾惹祸,以前有老爷子替她顶着,她肆无忌惮。可现在老爷子不在了,可没人再给她撑腰,要是再不认清自己错在哪了,这个家就容不下她!”

    夜景盛说着话又转回身来,大声道:“听到没有?这个家容不下你!”

    “凭什么?”随着一声厉喝,穆氏带着夜飞玉夜清眉,还有柳氏和夜楚怜一起来到了前院儿。夜连绵也跟来了,但不像夜清眉一直陪在穆氏身边,她离得有几步距离,对母亲和妹妹丝毫不见关心,倒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甚至在听到穆氏问凭什么后,还跟了一句,“就凭二叔现在是家主。”

    “你给我闭嘴!”穆氏回过头,狠狠斥责夜连绵一句,然后再转回来问夜景盛,“凭什么说这个家容不下我的女儿?夜家代代出武将,这座府邸是夜家先祖和老太爷、大老爷用赫赫战功挣回来的,每一砖一瓦都是血肉的代价,每一草一木都昭示着他们的功绩。言儿的父亲参与其中,为这座府邸贡献过力量,可是你呢?文不成武不就的一个人,从未上过战场,也从未参加科考,凭着家族庇佑封了个荫官你都没能守住,如今就是个吃白食之人,你有什么权力说这个家容不下我的女儿?你还要不要脸了?”

    穆氏一边说一边走向夜温言,拉住她左看右看,半晌再道:“你没事就好,至于什么长公主,翻脸也就翻脸了,忍了她那么多年,先帝的面子该给的我们也给了,她自己蹬鼻子上脸,就也别怪我们再也不惯着她那个毛病。何况窝藏秋胡余孽那是重罪,是叛国,该杀!”

    “杀?”夜景盛都气笑了,“穆千秋你算个什么东西,张口闭口就对皇族人喊打喊杀?我告诉你,找死你就自己去死,别拉上我们全家为你陪葬!这座府邸是我父亲挣下的,你丈夫早死,就算他打过仗也没打几年,根本做不得数。所以我说让谁留谁就能留,我说容不下谁就容不下谁。这里是我的家,我说了算!”

    啪!啪!啪!

    三声鞭响,紧跟着就是夜景盛杀猪一般的嚎叫。

    夜温言手执家法鞭,毫不犹豫地往夜景盛身上甩去。一连三鞭,鞭鞭见血,抽得夜景盛满地打滚,也吓得常雪乔和夜无双跟着一起惊叫。

    穆氏几人谁都没拦着,就只有夜连绵跑到了二房那边,一边扶她二叔一边冲着夜温言大声喊:“你疯了吗?他是你二叔,是长辈,用家法鞭打长辈,你不怕祖宗从坟墓里爬出来掐死你吗?夜温言你个祸害,你怎么不去死!夜家不需要你这种孩子!”

    夜温言手里的鞭子又扬了扬,但看了穆氏一眼,这一鞭终究还是没落到夜连绵身上去,但却又抽了夜景盛一下。夜景盛又嚎了一嗓子,夜无双就哭着问她:“四妹妹,为何还打?三鞭都不够吗?你饶了我父亲吧,我给你赔礼了。”她说着就跪了下来,一下一下磕头。

    夜温言理都懒得理她,只是跟夜景盛说:“本来想着抽你三鞭,让你知道知道这个家到底谁说了算就行了,毕竟抽多了我也累。但谁让我这个二姐吃饱了撑的替你说话呢,她是我娘亲生的孩子,我又不能当着我娘亲的面抽她,那我就继续抽你。她说一句我抽一下,一直抽到她闭嘴为止。”说完又看向夜连绵,“来吧,继续!”

    “你……夜温言你个小贱人,我掐死你!”夜连绵像疯了一样往夜温言身上扑,两只胳膊努力往前伸着,做出来的就是要掐人的动作。

    可夜温言左躲右闪,跟条鱼似的,她别说掐了,根本连衣角都碰不着。

    但夜景盛就惨了,夜温言是一边躲一边抽他,抽得皮开肉绽,满地是血,甚至她还听到夜无双哭着喊道:“都见骨了,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

    常雪乔也哭,但哭着哭着就发现掉眼泪根本没用,眼下当务之急是得解决根本问题。

    于是她冲着夜连绵大声喊:“二姑娘,我们知道你好意,知道你是向着你二叔。可这是我们二房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吧!你二叔因为你挨了这么多家法鞭,再打下去命都没了,你到底是在帮你二叔还是在害你二叔?二姑娘,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不要再害我们了!”

    夜连绵越听这话越生气,一双眼珠子瞪得溜圆,疯了一样地狂喊:“夜温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去死吧!”

    “住手!”穆氏实在看不下去了,气得直哆嗦。一开始她没拦着,是因为夜温言在抽夜景盛,她看着反正二女儿也掐不着小女儿,不如就借此机会多抽夜景盛几鞭子。可这会儿这个二女儿愈发的不像话,杀人的话大声往外喊,这成什么了?

    于是她走上前,亲自将夜连绵制住,再交由计嬷嬷押着,夜连绵还想骂人,计嬷嬷一处穴道封上,她就再也喊不出声音来了。

    穆氏简直心力交瘁,特别闹心,也觉得自己特别失败。好好一对双生子,一个那么体贴懂事,一个却被养成了这般模样,她真是掐死老太太的心都有。

    夜连绵被制住了,夜温言也不抽夜景盛了。

    夜景盛已经让她抽得没了半条命,这会儿就趴在地上哎哟哎哟地叫唤。

    血染了一地,吓得常雪乔一直用手捂自己的肚子,努力做出一副受不了这种惊吓的模样。

    熙春也闻声赶来了,一看这场面就吓得张大了嘴巴,话也说不出,甚至不敢上前。

    夜温言把手里的鞭子递给夜飞玉,“哥哥收好了,这是我们夜家的家法鞭,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拿着的。家法鞭就得家中人拿,非我家人就是碰一下我们都得断他一只手,罪名就是玷污了我们家的家法,对我们家的祖宗不敬。”

    说完,又看向夜景盛,“我们叫你一声二叔,你就真以为自己是二叔了?夜景盛,有些事我原谅你可能不知,所以我今日不砍你的手。之前你问过我姓什么,我肯定是姓夜,但你姓什么我可就不知道了。回去问问你的老母亲,或许她还能记得。你也给我听好了,从今往后看到我躲远一些,绕道走,也给我学着夹起尾巴做人。这样的话,这个家你还能待一阵子。要是跟我没完没了地折腾,姑奶奶现在就拿大棒子把你们全家都给打出去!不知道哪来的野种,还敢在我家里跟我叫嚣,反了你了!”

    她走回穆千秋身边,看了一眼夜连绵,眼珠一转,就说:“听着,今后这座府里,不管是谁,但凡有人对我不敬、惹我不痛快,那我就打你。没有理由,我们家就这个规矩,而你,能受就受,不能受就给我滚蛋!听到没有!”

    夜景盛脑子嗡嗡的,挨打的疼已经不被他在意了,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想着夜温言那句“不知道哪来的野种”。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说他是野种?他不是他爹生的吗?这里难道不是他的家吗?

    正想着,这时,就听老夫人的声音突然传了来:“穆千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你们真当老身死了不成?”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